二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二九小说网 > 当沙雕攻略黑心反派后 > 第123章 第123章

第123章 第12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不屑,以及浓浓的挑衅。
    “你找死!”
    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呵呵……”
    话音一落,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电话中断了。
    “该死!!!”
    萧琰爆喝一声,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皆惊!
    想他萧琰,戎马十载,歼敌百万余众,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封号龙魂!
    手握滔天权势,身怀不世功勋!
    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可如今,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
    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战王齐齐上前,满脸关心之色。
    “至尊,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他跟随萧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也只见过一次。
    那是三年前,因为遭遇叛变,数万漠北军被困,数千男儿力战而亡。
    萧琰一人一刀,冲进敌军大本营,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
    那一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那一战,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退避三舍!
    那一战,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伏尸百万!!
    即便过去了三年,那一战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萧琰那冷厉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传我至尊令,我要封一座城!”
    萧琰的话宛若九天惊雷一般,在现场众人心中炸响。
    “至尊,要封哪座城?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百死不辞!”岭南王楚天歌高声说道。
    “我等誓死相随!”
    “我等誓死相随!”
    三千铁血战士齐声大喊,声浪滔天。
    “梁城!”
    萧琰沉声说道,刚刚那电话的归属地便是梁城。
    “是!”
    五大战王齐声领命。
    萧琰说道:“天歌,梁城在你的辖区内,你坐镇南荒战区配合我行动,我亲自去梁城走一趟。”
    “至尊,那我们呢?”
    漠北王龙战天等人顿时急了。
    “你们都给我回去,镇守各自的地盘,若有任何差池,我拿你们是问。”萧琰厉声说道:“记住,这是你们的责任!”
    其余四大战王犹豫了起来。
    “怎么,我的命令在你们这行不通了?”萧琰脸色一沉。
    “不敢!”
    龙战天等人心头大震,连连低下头去。
    “不敢就立即给我滚!”
    萧琰冷哼一声,转身对自己的近卫说道:“刑军,立即让洪荒战机起飞!我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梁城。”
    “是!”
    刑军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安排了下去。
    十五分钟后。
    大夏最先进的隐形战机,龙魂至尊的专用座驾在天都起飞,直奔梁城。
    梁城当地接到命令,立即封锁了进出梁城的交通要道。
    与此同时,数百辆战车和直升机从南荒战区各个营地出动,呈合围之势浩浩荡荡向梁城开进。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次两次…,都失败了。

先前,上古魔气在与姜淮及柳依云的灵魂拉锯战中落败,为留存实力,它果断逃遁。此做法,一是它确实在当时大败,意识到再坚持下去也毫无夺舍姜淮的机会,就算折过去继续对付柳依云也一时难以做到,反而会被姜淮魂魄抓住机会吞噬得更加厉害,因此它当机立断,当然也确实形势所迫,果断截断了自己魂体首尾两侧,挣脱两人对它的桎梏,以此逃出生天。二是它当时也是在布局,不动声色将丝缕魂体混入两人魂魄中,融于里面,却假装因为不敌截下的魂体因承受不住而消散。实际叫人瞧不清的丝缕魂体已经隐入二人灵魂中,静等之后发难,就像它对猫妖青竹做得那般。这就是个引子。

它方逃出后,就开始收拢陷阱,柳依云沉睡那几天不光是因为累,还因为她体内瞧不清的黑线缠绕禁锢了她的灵魂,封锁了她的意识,带着她陷入了沉眠。它原本是有自己打算的。锁着柳依云意识,用它曾经过往片段中某一个无关紧要的场所片段重复回环播演将她困起来,让她陷入这段循环中,被锁着困着混淆着,再也出不来。

而它淡化掩饰自己的存在,等到姜淮察觉出柳依云的异样,这个疯子,绝对会不假思索不顾安危就去引导、解救柳依云的意识,救她出来。

而这个过程中,他必然需要灵魂半出窍指引她的意识,这个罅隙,无论是他的精神状态还是他的防守状态都会有漏洞,变得相对薄弱。这时,只要它埋藏愈深,加固困着柳依云意识的片段场景,姜淮为解救她就不得不更深入其中,他的灵魂出窍也会愈厉害,彼时,它便两边发难,柳依云那头的黑线魂体遽然暴起,困住柳依云魂魄及姜淮为解救她探过来的大部分灵魂,而姜淮体内的黑线魂体则趁此机会骤然胀大,用魂体之间的牵引作法把原身魂体跨空拉扯过来,边吞噬姜淮魂魄边牵引原身魂体,这就导致从表象上来看原本如黑线样难以瞧清的魂体在一点一点如吃撑却仍不餍足依旧极其贪婪疯狂进食的肉虫般持续充气样膨大。

这其中固然有它吞噬姜淮魂魄充实自身这一点,但更多的则是,它的本体魂体在被虚空牵扯过来重新慢慢地‘长’在它身上。等到原本魂体接近尽数重新覆至姜淮体内黑线上,这根被迫由上古魔气截下的一丝魂体就会因聚集其余接近尽数魂体而变成真正的‘新’的上古魔气本体,而原本在极远处的上古魔气本体则会因为这段拉扯被全然或至少接近尽数跨空拉过去,只余星点魂气在原地,本体就以这种方式借助即使微弱魂体也会对本体产生联系这一点逐步将本体挪至黑线所在处,逐渐生成在姜淮体内,由此跳过原本极难办到的钻入姜淮体内的过程,本体可以直接开始吞噬他的灵魂夺舍他的躯体。

两方发难,上古魔气本体入内,夺舍姜淮躯体成功的概率应当是极大的。

它本来是这样想的。

但是……,柳依云那步就出了差错。

它原先是计划将柳依云意识困在它过往无关紧要的重复片段场景里,但刚把她意识引进去,她体内它布下的丝缕黑线魂体就与它本体断了联系,感觉更像是她体内有什么东西把它留在她魂魄里的那丝魂体清除了。也就是它布下的陷阱被解决了、填平了。因断了联系,最终上古魔气也不清楚她于它回忆里看到了些什么,有没有被困住。但多半是没有的。

尽管如此,上古魔气还是抱有一丝期待,直到几日后柳依云转醒,它才彻底接受失败的现实。

柳依云这条路走不通了,自然等姜淮察觉到柳依云被困住的异常从而灵魂出窍引导、解救她的场景也就不用期盼了,形势对上古魔气来说,有些糟糕。

但它也没有放弃。

计划是行不通了。它便寻找其他机会。首先便是让姜淮头疼的频率增加。从与青竹内的上古魔气缠斗后,姜淮头疼的频次陡增,但鉴于他往日也会头疼,包括他与上古魔气曾常年相处,吞噬过它的魂体,他身上的魔气也是自它那里而来,而上古魔气留下的那丝细微魂体也着实藏得够深,暂且抹消了自己的意识,隐于他的魔气中,听他指挥,静静潜伏,淡化存在,直等机会。

但是,至于,它为什么青竹离开主角团后,第二次夺舍青竹时不用这种借助它布于他体内的黑线‘引子’跨空牵扯本体,将本体直接由此生长在他体内的方式夺舍他,是因为,细微魂体牵引本体的法术,牵引、生长、覆盖至细微魂体身上时整个过程也是缓慢的需要时间的,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种牵引生长法术对上古魔气而言也是对它损害极大的,所以它轻易并不会动用这种法术。

但是,夺舍姜淮后,可以开启魔界大门,完成它的使命,那么,即使有所损害,上古魔气也是可以接受的,这几乎算是它最后一次机会,它绝不能轻举妄动,也绝不能放弃。

故而,它一直耐心蛰伏潜藏着,在不‘打草惊蛇’的范围内逐步缓慢提高姜淮头痛的频次,虽偶有焦躁却也只能悉心等待着。终于,等到姜淮在它的妨害下头痛愈渐剧烈,在他又一次头痛欲裂,恰柳依云抛下他后,他一时的疼痛达至了顶端,头脑、情绪和精神上的痛苦同时剧烈产生,使得他精神思维上有一刹的惘然和恍惚,灵魂状态也有些薄弱得失守,上古魔气当即抓住机会,布在他体内的黑线魂体虽没有像本打算对付柳依云那般困住他的意识让他陷入沉眠,却还是飞快地给姜淮设了一个过往场景碎片,让他意识不清,误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仍被困着。同时,黑线借他惘然一边吞噬他魂魄,一边作法把本体魂体慢慢跨空牵扯到黑线上,牵扯到他体内。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始黑线说话不清晰,但随后声音却越来越清楚,因为它不光是在啃咬他灵魂,本体魂体也在慢慢地挪至它身上。

但它只拖时间挪至了一半,它用柳依云刺激引诱思绪被它困得迷惘的姜淮的行动就失败了,它不知哪点戳到了他,致使他于迷茫混沌中也骤然反抗,重新把控身体,逐渐回忆起情感。

到最后,他不顾身体情况、灵魂状态强行将它吞下,上古魔气震惊之余,也只能庆幸自己未将所有魂体皆牵扯过来。它迅速回退,但尽管如此,也依旧未完全来得及,仍旧被姜淮吞噬了小半魂体,剩余魂体退回至本体原本待的地方,法术的失败反噬到它身上,少了部分魂体的上古魔气于新的躯体中一阵扭曲瑟缩,浓郁黑气漫天而起,新的身躯因承受不住魔气的骤然失控、疯狂溢出,人类血肉猝地四下炸开,发霉腐烂,化脓成水,整个年轻男子的身躯在这短短一瞬间就溶为几块骸骨及腐蚀地面的恶臭黑水。

上古魔气没了身躯掩护,浓黑诡谲的一团暴露在天地中,它被反噬得厉害,痛得不能自已,脱离控制的魔气冲天而起,激得天地隐隐变色,黑云密布,风雨既来,轰隆雷声伴着粗壮闪电在闷得透不过气的黑云间迭现。

几只原本盘旋在骸骨、脏水上方的乌鸦受到了惊吓,扇动翅膀,四下粗嘎而去。

上古魔气勉力克制魔气的溢出,怕有正道大派瞧出此地异象,它尽力操控着被撕裂过的剧痛难忍的魂体,首部一抬,朝着天上四散的乌鸦其中一只而去。魔气魂体奔黑色乌鸦眼中蹿去,被它钻入的那只乌鸦眼睛因承受不住魔气而遽然爆裂,血腥四溅,一声惨痛的粗嘎声被掩盖在啸风里,乌鸦翅翎羽毛因魔气作用脱落,翼翅亦被魔气腐蚀殆尽,取而代之。

郁沉魔气替代了羽翅,延长伸展而开,乌鸦魔气沉沉,嘴里叫着怪诞的音调,从低压黑沉的云下,躲避着刺目可怖闪电,魔气幻成的羽翼扇动十多下,就遽尔远去,离开了这片地带。一片尖锐的鸦羽伴随着远去的怪诞音调于这暗夜缓缓落下坠于地上,被风一吹,羽毛卷藏,不知落入何处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只剩诡怪叫声伴着其余乌鸦唤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除去远处天色异样,周遭风声吹过,一片寂静,恍若从未有任何事曾发生。

*

昏夜。

姜淮推门去寻柳依云。

柳依云找见温容与苏和玉的时候,他们还在客栈院落里,前方就是龁情妖给他们布置的陷阱,隔了层幻象,他们未曾发觉。

柳依云头皮发麻,她知道这是哪段剧情了。就是最要命的,温容与苏和玉跌入龁情妖的陷阱,染了情毒,发生了关系互表心意,接着出来后被姜淮发觉情况,将两人制成傀儡并杀死的剧情。

两人与龁情妖布置的陷阱咫尺之遥。

系统在柳依云脑海里尖叫。

柳依云头脑发木,浑身发凉,她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必须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

她刚要开口,那头,苏和玉与温容却先发现了她。两人还不知道现下的处境,苏和玉惯常乐观地与她打招呼:“依云。”

他向她解释:“我们现在在除妖。”

“本来昨日就该除的,但是被它跑掉了。”

“是一只不算太恶劣的妖,龁情妖,吃人情感修行。原本也不必除,但它做得太过火了,吞食人情感殆尽,不剩一点,不像它其他同类妖那般只吞每个人情感一点,好歹也要给人情感恢复的时间。它抓住人吞食情感就一次性全部吞完,被它吞完情感又抹除记忆放回去的人,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皆失,与人情感皆断,生活做事都再没有了情绪,已经有人在这种无尽白纸般的空茫中找不到存活的意义和理由,上吊自杀了。”

“我们今晚本来打算出去找它的,但还未出院落,就感应到它自己过来了,肯定是有所准备。”

“依云,你要小心啊。”苏和玉认真嘱咐道。

他虽这么说着,但面上神情还是很开朗,持着青钰剑站姿却不太戒备,看起来也没把这只龁情妖太当回事。

在苏和玉想法里,龁情妖既然要报复他与温容,自然也会先应对他们,不会在未解决两人前就对客栈其他人下手,那么其他住客的安全在两人未与龁情妖分出胜负前也就得到了保障。既然如此,苏和玉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何况,他能感觉到,它就在附近。

他朝柳依云嘱咐道:“它就在附近。”

柳依云看着只与两人一步之遥的陷阱,头皮发麻。

但她又不敢把这个事情告诉苏和玉与温容。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