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二九小说网 > 全员偷偷背着我重生 > 第80章 不过就是结束一辈子

第80章 不过就是结束一辈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不屑,以及浓浓的挑衅。
    “你找死!”
    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呵呵……”
    话音一落,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电话中断了。
    “该死!!!”
    萧琰爆喝一声,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皆惊!
    想他萧琰,戎马十载,歼敌百万余众,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封号龙魂!
    手握滔天权势,身怀不世功勋!
    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可如今,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
    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战王齐齐上前,满脸关心之色。
    “至尊,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他跟随萧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也只见过一次。
    那是三年前,因为遭遇叛变,数万漠北军被困,数千男儿力战而亡。
    萧琰一人一刀,冲进敌军大本营,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
    那一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那一战,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退避三舍!
    那一战,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伏尸百万!!
    即便过去了三年,那一战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萧琰那冷厉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传我至尊令,我要封一座城!”
    萧琰的话宛若九天惊雷一般,在现场众人心中炸响。
    “至尊,要封哪座城?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百死不辞!”岭南王楚天歌高声说道。
    “我等誓死相随!”
    “我等誓死相随!”
    三千铁血战士齐声大喊,声浪滔天。
    “梁城!”
    萧琰沉声说道,刚刚那电话的归属地便是梁城。
    “是!”
    五大战王齐声领命。
    萧琰说道:“天歌,梁城在你的辖区内,你坐镇南荒战区配合我行动,我亲自去梁城走一趟。”
    “至尊,那我们呢?”
    漠北王龙战天等人顿时急了。
    “你们都给我回去,镇守各自的地盘,若有任何差池,我拿你们是问。”萧琰厉声说道:“记住,这是你们的责任!”
    其余四大战王犹豫了起来。
    “怎么,我的命令在你们这行不通了?”萧琰脸色一沉。
    “不敢!”
    龙战天等人心头大震,连连低下头去。
    “不敢就立即给我滚!”
    萧琰冷哼一声,转身对自己的近卫说道:“刑军,立即让洪荒战机起飞!我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梁城。”
    “是!”
    刑军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安排了下去。
    十五分钟后。
    大夏最先进的隐形战机,龙魂至尊的专用座驾在天都起飞,直奔梁城。
    梁城当地接到命令,立即封锁了进出梁城的交通要道。
    与此同时,数百辆战车和直升机从南荒战区各个营地出动,呈合围之势浩浩荡荡向梁城开进。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马车按着标记指引的方向不断前行,宋乐安紧张地握着手反复揉搓。他现在心情好,看着之前企图逃离的白雪深都愿意施展一个和善的微笑。

只要找到那个洞穴,确认了里面水蛛丝的产量,他就能轻松接管整个宋家。到时候别说一个白雪深,再多来几个黑雪深灰雪深,他都能轻松拿捏。就算再是天上的仙女也得乖乖地听从他的指挥。

宋乐安沉浸在即将一步登天的喜悦中,丝毫没有注意马车旁偶尔响起的沉闷声音。一切都是那么令人舒心和愉悦,就连坐在他身旁的白雪深似乎也变得格外乖巧,不是之前那种怯生生看得就让人火大想要教训的乖巧,而是温柔可人仿佛能听懂他全部心声的乖巧。

财富、女人,都能尽在掌握。这才是他想要有的人生!

这才是他应该有的人生!

宋乐安越想越得意,甚至闭上双眼,深呼吸着微抬下巴,沉溺地等待着马上要掉到他头上的完美馅饼。

“吁———”

马车被人突然拉停,巨大的惯性让宋乐安又一次撞上了车壁。但这一次他并没像之前那般急躁,而是特意整理好了衣衫,抚平了鬓角才优雅地拉开了车帘。

宋乐安探出脑袋问道:“是到目的地了么?”

“算是吧。” 回答宋乐安的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

此时马车驾上宋乐安熟知的心腹小厮早已不见了踪影,原本应该护在车队旁的几人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马车周围竟无任何其他人?!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蒙着面的女子,她身姿挺拔,像是主人家一般坦然地坐在车上。

听到身后的动静,那女子一手拉着马车缰绳,一手执着翠绿的竹剑替宋乐安把车帘挑了上去。

宋乐安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慌张地退回轿厢内,企图从侧边的窗户跳出去。可刚掀开帘子,扑面而来的夹竹桃花香让他本能地浑身瑟缩,灰溜溜地躲进马车内。

而用剑挑开车帘的蒙面女子好整以暇地将宋乐安一系列狼狈的动作看到眼里,还饶有兴致地嘲讽道:“看样子宋公子不敢出这个马车,既然如此你身边这位我就带走了。”

说罢,袁央洛反身往前大跨一步,拉住一直坐在门边的白雪深,双臂稍微一用力就将人抱起,然后脚尖轻点飞身到马车前十尺的夹竹桃下。

这次白雪深乖乖配合,没有半分推拒,所以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

“是你!”宋乐安捂着口鼻,气急败坏地蹲在轿厢口,想出去又怕四处的花粉,只能闷头急得团团转,转而破口大骂:“果然是你!除了你没人总惦记抢我夫人!!该死的!那群没用的饭桶去哪了?我花的钱都去养什么废物了!”

袁央洛站在树下看着如同小丑一般的宋乐安,冷哼一声:“这人到下辈子也没长进,倒腾来倒腾去就这几样三板斧。还有什么要对他说的么?”

后面那话是问怀里的白雪深。

白雪深拢了拢衣襟,微弱地摇摇头,示意袁央洛可以把她放下。

人总是很神奇,当初被困在那间暗无天日的房间内时,她总觉得哪里都没有出路,无论她往哪边逃都逃不出去。哪怕在一个极为平常的午后,有人毫无理由地带着一身耀眼的光芒出现在她眼前,说要带她走,她也不敢去相信,不敢去奢望。

可如今,她只是自己轻轻地推开了那扇窗,只是打开了一条缝,她就仿佛攫取到了这辈子都不曾呼吸过的新鲜空气,发现原来一直以为重若千斤的窗扉其实一推就能打开。而那条缝隙外一直有人在等她,只要她前进,她就能找到新伙伴、新出路!

真可笑,白雪深望着盛怒下依旧毫无办法的宋乐安自嘲地笑了几声。明明成婚之前这样自由干净的空气她唾手可得,明明那时候的她能够在自家的商行内运筹帷幄,怎么成个婚就变得如此畏首畏尾了呢?

其实刚成婚的那段时间她并不觉得宋乐安有什么问题,每天嘘寒问暖,极尽照顾,渴了饿了累了只需要一个眼神,宋乐安就会全部安排到位。

他们这样和睦地相处了三个多月,直到有一天,宋乐安在酒席上喝得伶仃大醉,回家的路上似乎还摔了一跤,一侧脸上都浮出了淤青。白雪深扶他回房的路上,根本不知那晚就是她噩梦的开始。

从那晚开始,宋乐安一面道歉一面又失控地打她,后来道歉逐渐省去,对她的控制欲强到可怕。一旦她和其他人对视超过两个呼吸,宋乐安就会发狂。她想过要回娘家,可就是那个时候起,她发现她甚至连宋府的大门都出不去。整个宋家二房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丝毫不觉得宋乐安的行为有什么问题,还帮他时刻监视着白雪深,后来发展到只要白雪深踏出房门就会有人第一时间将她赶回去,同时通知宋乐安。等宋乐安回来时,就会迎来一顿毒打或者更加羞辱的报复。

这样的日子她挣扎着捱过了三个月,可也正是这三个月的时间让她变得不再像白雪深,而是成了一个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的“宋二夫人”。

白雪深望着空中零碎飘落的花瓣,长长地呼了口气,像是把灵魂中的污浊全都吐了出去,整个人都变轻松不少。

白雪深扯出一个笑容,轻声道:“没什么好说的,姑娘我们走吧。”

“嗯。”袁央洛侧过身,扶住白雪深的腰准备抱起她离开夹竹桃林时,躲在马车里的宋乐安不知什么时候吃了熊心豹子胆,突然冲出马车,朝她们在的方向狂奔。

他边跑还边大声骂:“小贱人,你敢跑就是把你的画像发得全天下都是!让他们看看你究竟多么不要脸,为了讨好男人多么的骚!”

画……画像……?

袁央洛明显感觉到白雪深整个人僵直在原地不停颤抖。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