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二九小说网 > 你眨眼萌死他 > 第50章 解绑失败

第50章 解绑失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不屑,以及浓浓的挑衅。
    “你找死!”
    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呵呵……”
    话音一落,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电话中断了。
    “该死!!!”
    萧琰爆喝一声,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皆惊!
    想他萧琰,戎马十载,歼敌百万余众,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封号龙魂!
    手握滔天权势,身怀不世功勋!
    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可如今,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
    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战王齐齐上前,满脸关心之色。
    “至尊,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他跟随萧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也只见过一次。
    那是三年前,因为遭遇叛变,数万漠北军被困,数千男儿力战而亡。
    萧琰一人一刀,冲进敌军大本营,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
    那一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那一战,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退避三舍!
    那一战,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伏尸百万!!
    即便过去了三年,那一战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萧琰那冷厉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传我至尊令,我要封一座城!”
    萧琰的话宛若九天惊雷一般,在现场众人心中炸响。
    “至尊,要封哪座城?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百死不辞!”岭南王楚天歌高声说道。
    “我等誓死相随!”
    “我等誓死相随!”
    三千铁血战士齐声大喊,声浪滔天。
    “梁城!”
    萧琰沉声说道,刚刚那电话的归属地便是梁城。
    “是!”
    五大战王齐声领命。
    萧琰说道:“天歌,梁城在你的辖区内,你坐镇南荒战区配合我行动,我亲自去梁城走一趟。”
    “至尊,那我们呢?”
    漠北王龙战天等人顿时急了。
    “你们都给我回去,镇守各自的地盘,若有任何差池,我拿你们是问。”萧琰厉声说道:“记住,这是你们的责任!”
    其余四大战王犹豫了起来。
    “怎么,我的命令在你们这行不通了?”萧琰脸色一沉。
    “不敢!”
    龙战天等人心头大震,连连低下头去。
    “不敢就立即给我滚!”
    萧琰冷哼一声,转身对自己的近卫说道:“刑军,立即让洪荒战机起飞!我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梁城。”
    “是!”
    刑军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安排了下去。
    十五分钟后。
    大夏最先进的隐形战机,龙魂至尊的专用座驾在天都起飞,直奔梁城。
    梁城当地接到命令,立即封锁了进出梁城的交通要道。
    与此同时,数百辆战车和直升机从南荒战区各个营地出动,呈合围之势浩浩荡荡向梁城开进。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顾深浅重新回到车里时身形微顿,换了个方向,坐在了平时不坐的角落。

在她身后的沈千峻尽收眼底,倒也没说什么,去了驾驶位。

一路沉默,没人问现在去哪儿,也没人说去吃什么。

顾深浅的脑子却一刻都没停过。

她第一次见沈千峻,他从陆离手里救出她,在车上邀请她加入特监处。

那是顾深浅第一次看见他们的绑定标识,在沈千峻的手背上。

今天,在车上,他吻了她手上浮现的标识。

短短几天的画面自动循环似的在她脑海里播放,她甚至没法直视他们刚在站的位置。

他们好像什么都没干,又好像什么都没少干。

“顾深浅?”沈千峻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探进来半个身子:“下来,吃饭。”

“啊,好。”

顾深浅呆呆地应声,跟着下了车。还没看见地方,香味先裹挟了她的鼻子,她双眼放光:“好香啊,闻着就很鲜。”

沈千峻端着笑:“还成。”

他们穿过一条街道的工夫,四下就变了样。周围不再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而是藏在深巷里的小门店。这里和顾深浅看过的海城任何一条街都不一样,海城褪去表面的浮躁,露出更为本质的底蕴。

早饭刚过,走动的人不是很多。沈千峻带她走进其中一家窗明几净的店面,老板是个有点胖的中年人,似乎是认识沈千峻,一进门就冲他招手说:“二楼第一间包厢,东西给您备好了,一会儿就得。”

沈千峻冲他比了个同样的手势:“谢了。”

顾深浅没见过这么接地气的沈千峻,颇为新奇:“你还挺人味儿。”

沈千峻乐了:“不然呢?行走的人形机甲?没有感情的杀虫机?”

顾深浅被“杀虫机”逗得开怀,笑了一路。

他们到包厢的时候沈千峻点的菜也到了。

顾深浅饶有兴味地坐下就开始扒拉:“这是海鲜粥?你什么时候点的?”

“路上。”沈千峻说,“你太久没吃东西,先喝点粥养一养。”

“先?”顾深浅兴奋道,“还有什么?”

“没了。”沈千峻懒洋洋地说,“就喝粥。”

……

那你说什么先?

顾深浅懒得理他,舀起一勺粥,光是这一勺里就能见着虾、蟹和贝肉,米粒饱满,肉眼可见的浓稠。

她吹了吹,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鲜香顺滑,多种海鲜糅杂在一起,口感丰富。

顾深浅幸福地眯起眼。

沈千峻见她吃得开心,把到嘴边的问题咽了回去。

沈千峻自己才吃了一半,顾深浅已经吃完了。他下一勺子还没咽下去,就对上了顾深浅亮晶晶的双眼。

“……?”

沈千峻抬起手就想盖上他这份,愣是在顾深浅的目光里僵住了。不知他经历了怎样一番不可言说的天人交战,最终慢慢把碗往顾深浅的方向推了推。

顾深浅疑惑:“……干嘛?”

沈千峻挑眉:“不是你想吃?”

顾深浅更疑惑了:“我想吃就再要一份了啊。”

沈千峻手不僵了,因为浑身都僵了。

他咽下一口粥,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你昏迷时候,我问了你一句话。”

顾深浅微怔,耳边瞬间就响起了沈千峻压抑的声音。

——我是不是早就见过你?

她下意识躲开视线:“什么话?”

“算了,没事。”沈千峻观察着她的反应,握着勺子的力度大了几分,转而问道:“为什么状态不好?”

顾深浅险些被自己呛到,连着咳了好几下:“没有啊。”

沈千峻停下手,抬眼望着她不说话。

顾深浅:“……”

门外人来人往,持续不断的高声吆喝戛然而止,四下仿佛被看不见的力量隔绝开,静得顾深浅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又下结界了。

对面的沈千峻岿然不动,这是谁的结界昭然若揭。

顾深浅无声地叹息,后仰靠在扶手上,找了个相对没那么难受的姿势,先发制人。

“沈千峻。”顾深浅缓缓地说,“我想解除绑定。”

空气仿佛凝滞,沈千峻面色如常,周身温度却急转直下,由正转负。视线锁着顾深浅,黑眸沉沉地不说话。

顾深浅没有退缩没有逃避,坦坦荡荡地和他对视:“我请教过织梦,主动解除绑定需要我们同时收回缠在对方精神领域的精神力。所以,你什么时间方便?”

沈千峻平静地陈述:“你早就想解。”

顾深浅莞尔:“本来不也是误打误撞的绑定吗?你没问过他?”

他确实问过。

沈千峻低下头,吹着早已不烫的粥:“理由?”

顾深浅:“你不情我不愿达成的绑定,无奈之下才一直放任。现在既然我能感知到精神力了,解绑不是顺理成章吗?”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