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二九小说网 > 重生之我的未活男友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转山 上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 转山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不屑,以及浓浓的挑衅。
    “你找死!”
    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呵呵……”
    话音一落,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电话中断了。
    “该死!!!”
    萧琰爆喝一声,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皆惊!
    想他萧琰,戎马十载,歼敌百万余众,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封号龙魂!
    手握滔天权势,身怀不世功勋!
    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可如今,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
    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战王齐齐上前,满脸关心之色。
    “至尊,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他跟随萧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也只见过一次。
    那是三年前,因为遭遇叛变,数万漠北军被困,数千男儿力战而亡。
    萧琰一人一刀,冲进敌军大本营,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
    那一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那一战,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退避三舍!
    那一战,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伏尸百万!!
    即便过去了三年,那一战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萧琰那冷厉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传我至尊令,我要封一座城!”
    萧琰的话宛若九天惊雷一般,在现场众人心中炸响。
    “至尊,要封哪座城?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百死不辞!”岭南王楚天歌高声说道。
    “我等誓死相随!”
    “我等誓死相随!”
    三千铁血战士齐声大喊,声浪滔天。
    “梁城!”
    萧琰沉声说道,刚刚那电话的归属地便是梁城。
    “是!”
    五大战王齐声领命。
    萧琰说道:“天歌,梁城在你的辖区内,你坐镇南荒战区配合我行动,我亲自去梁城走一趟。”
    “至尊,那我们呢?”
    漠北王龙战天等人顿时急了。
    “你们都给我回去,镇守各自的地盘,若有任何差池,我拿你们是问。”萧琰厉声说道:“记住,这是你们的责任!”
    其余四大战王犹豫了起来。
    “怎么,我的命令在你们这行不通了?”萧琰脸色一沉。
    “不敢!”
    龙战天等人心头大震,连连低下头去。
    “不敢就立即给我滚!”
    萧琰冷哼一声,转身对自己的近卫说道:“刑军,立即让洪荒战机起飞!我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梁城。”
    “是!”
    刑军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安排了下去。
    十五分钟后。
    大夏最先进的隐形战机,龙魂至尊的专用座驾在天都起飞,直奔梁城。
    梁城当地接到命令,立即封锁了进出梁城的交通要道。
    与此同时,数百辆战车和直升机从南荒战区各个营地出动,呈合围之势浩浩荡荡向梁城开进。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齐灯火站在最后,等着两人完成选择阵营的仪式,目光却落在对面石猫塑像下的人身上。想来,得知四人无法加入同一阵营的时候,朝暮便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祝辰看出了她的忧虑,凑近问道:“怎么没跟他选一个阵营?”

齐灯火没有回答,反倒蹙眉挖了他一眼。

虽然他热心地讲解了猫鼠戏法则,甚至大大方方地亮出了自己的牌,但是他告诉几人的信息都无法验证,齐灯火不能卸下心防。

“小齐!”祝辰显然猜中齐灯火的想法,“我没必要骗你们啊。这只是一次潜修而已,我会为了输赢欺骗朋友吗?再说,你们有四个人,我骗你们不是以卵击石嘛。”

齐灯火全程直视对方的眼睛,没有观察到心虚的闪烁,只有为自己辩白的认真和诚恳。

“我信你。”齐灯火不再纠结于此,抬步向朝暮走去。

祝辰因为她的信任眉开眼笑,见她离开神色又蓦地一黯,只能目送她走向对面。

朝暮本在低头研究手里的骨牌,待齐灯火走来便自然地将两张牌摊开在她眼前。

齐灯火本想调侃朝暮一句,看过他手里的牌登时说不出话来。

“两张……都是一?”

这骨牌不大,背面一张漆黑一张漆红,正面则会有一幅画。

朝暮拿到的两张图案相同,都是一只修长的黑猫在茫茫白雪中——后腿站立,前脚合十。

根据自己牌面上画着的七只老鼠围火而坐,齐灯火猜测他的牌代表了数字“柒”。

展示骨牌时,祝辰提到牌面以数字论大小,因此拿到两张“一”实在算不上幸运。

“你的呢?”朝暮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看着她的眼神甚至有些期待。

“我的红牌是七,可我的黑牌,”齐灯火心情复杂,“什么都没有。”

朝暮眼底涌起波澜,接过她的黑牌确认,拇指指腹在那冰凉的骨面上反复摩挲,以至于齐灯火拿回时已经沾染了他手上的暖意。

“没有,那……就是零。”朝暮启唇道,同其他人在圆坛中央集合。

“我们要互相通个气吗?”戢时雨的眸子在齐灯火和朝暮之间来回转动,小心翼翼地问。

朝暮不置可否,反而向祝辰询问:“法则上有没有说,牌面还有其他可能?”

戢时雨和符衔山都被他这话唬住了,祝辰脸上的不可置信微妙地维持了半晌,才有些磕巴地问他:“你拿的是……你拿到了什么牌?”

朝暮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并不作答。

“你方才还说不会骗我们……”齐灯火本不想拿道义压人,可祝辰此时的表现显然有破绽。

“不不不不,”祝辰的手摆出了残影,也顾不得阵营对立,“昨日法则里真的没有说,是在转山的时候,我们的同伴发现的隐藏规则。除了一到九,还有一种特殊的牌,叫作‘万灵牌’,牌面上什么也没有,但是在决斗中持有者可以指定其成为任意数字。”

“那不就相当于最大的牌吗?”符衔山抢白。

“是,”祝辰点头,“但如果持有者不知道这个规则,那它就失去了意义。因为规则上说这种牌很罕见,所以我一开始才没说……”祝辰的声音越来越单薄,看向齐灯火的表情无助又无辜。

齐灯火和朝暮对视一眼,突然笑起来,“原来你运气这么好啊,那我就不能找你决斗了。”这话自然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是啊是啊,”祝辰眼看气氛缓和,连忙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进山吧,我是半路过来的,还有一段路要走呢。”

“一切小心。”朝暮弯眸微笑,与巍峨神秘的大业山气场浑然不同却又不违和。

据祝辰所说,一旦走过圆坛,潜修就算正式开始,而两个阵营的“转山”之路不同,几人可能面临暂时的分别。

“这话该是我说才对。”为保持联络,齐灯火将自己的石碟交给了朝暮。

潜修不设死局,可几人从平野入山就是死里逃生,焉知山中没有奇险。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

大业山存在的时间远比云静要久,沉默屹立,无绝终古,一视同仁地保守这片土地的所有秘密。

朝暮所在的阵营不同,几人一踏出圆坛,他失去了踪影。第一次见证潜修规则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唯有祝辰见怪不怪,甚至因为多了几个伙伴而嘴角上扬。

“我还以为你们也会消失不见呢。”不等齐灯火问出口,祝辰便解释了自己好心情的由来,“你们可以把转山看作天下营的课业,每日转山的路线都不同,但是距离很远而且不能御风御剑。看来大业山还是仁慈的,没把你们传送到起点,不然就惨了。”

齐灯火穷目远望,无论从什么方向去看,皆是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唯一能把握的,只有脚下的上行山路。

“不就是爬山嘛,我们出发吧!”少年人做事不会瞻前顾后,符衔山已经迫不及待。

齐灯火把符衔山的石碟要了过来,联通了石碟的另一半。

“怎么了?”朝暮带着关切的声音传过来,齐灯火心中庆幸大业山没有禁止通讯。

“没什么,”几人已经开启登山之路,“你也在转山吗?”

“嗯,”朝暮的情绪意外地不错,“我是从半路开始的,想来你们也是。”

齐灯火有些诧异,看了眼和符衔山并肩走在前面的祝辰,似乎明白了什么:“你和谁在一起呢?”

这话在旁人耳朵里就变了味,一旁的戢时雨迅速朝她眨了眨眼,好奇心已经溢于言表。

齐灯火:……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