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二九小说网 > 十字楼 > 第16章 高医生

第16章 高医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不屑,以及浓浓的挑衅。
    “你找死!”
    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呵呵……”
    话音一落,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电话中断了。
    “该死!!!”
    萧琰爆喝一声,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皆惊!
    想他萧琰,戎马十载,歼敌百万余众,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封号龙魂!
    手握滔天权势,身怀不世功勋!
    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可如今,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
    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战王齐齐上前,满脸关心之色。
    “至尊,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他跟随萧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也只见过一次。
    那是三年前,因为遭遇叛变,数万漠北军被困,数千男儿力战而亡。
    萧琰一人一刀,冲进敌军大本营,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
    那一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那一战,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退避三舍!
    那一战,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伏尸百万!!
    即便过去了三年,那一战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
    萧琰那冷厉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沉声说道:“传我至尊令,我要封一座城!”
    萧琰的话宛若九天惊雷一般,在现场众人心中炸响。
    “至尊,要封哪座城?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百死不辞!”岭南王楚天歌高声说道。
    “我等誓死相随!”
    “我等誓死相随!”
    三千铁血战士齐声大喊,声浪滔天。
    “梁城!”
    萧琰沉声说道,刚刚那电话的归属地便是梁城。
    “是!”
    五大战王齐声领命。
    萧琰说道:“天歌,梁城在你的辖区内,你坐镇南荒战区配合我行动,我亲自去梁城走一趟。”
    “至尊,那我们呢?”
    漠北王龙战天等人顿时急了。
    “你们都给我回去,镇守各自的地盘,若有任何差池,我拿你们是问。”萧琰厉声说道:“记住,这是你们的责任!”
    其余四大战王犹豫了起来。
    “怎么,我的命令在你们这行不通了?”萧琰脸色一沉。
    “不敢!”
    龙战天等人心头大震,连连低下头去。
    “不敢就立即给我滚!”
    萧琰冷哼一声,转身对自己的近卫说道:“刑军,立即让洪荒战机起飞!我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到梁城。”
    “是!”
    刑军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安排了下去。
    十五分钟后。
    大夏最先进的隐形战机,龙魂至尊的专用座驾在天都起飞,直奔梁城。
    梁城当地接到命令,立即封锁了进出梁城的交通要道。
    与此同时,数百辆战车和直升机从南荒战区各个营地出动,呈合围之势浩浩荡荡向梁城开进。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天,两个人熟门熟路的往礼堂走去,那个地方和停尸房很近,分据东西两头。

不巧的是,礼堂的门锁上了。他们去白色凉棚下的通道看过,同样锁着门,不过可以确定里面就是礼堂。

两个人站在礼堂门口,昏暗的走廊让人看不清楚,灯光发黄,好像处在一张老旧照片里,幽暗尽头如同一张会吞人的巨口。

江潮对周围打量了一下,留意到礼堂外面的墙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的是负责打扫卫生的员工姓名和日期。

从这张纸的内容来看,礼堂是每周一都会固定打扫一次。

他问李洗河:“今天是周几?”

前天,二人出现在这家医院时,正好是冬至,李洗河当时看到日历上是二十二号,周六。

“二十四号,周一。”李洗河答他,说完自叹道,“是平安夜啊。”

江潮把纸上内容指给他:“周一下午四点半,会有人过来打扫,我们可以那时候进去。”

李洗河仔细看了两眼,赞道:“靠谱。”

现在十点钟左右,离下午四点还有好几个小时,他们总不能一直等在这里。

两个人往回走,路过之前的值班室,顺带看了一眼。灯是关着的,门也锁上了,看来那个人接到电话后,真就美滋滋地休假去了。

他们走进绿色电梯,准备回到楼上。江潮环顾电梯内部,同样都是杂乱小广告,一层粘着一层,电话底下写着电梯报修。

李洗河按上关门键,电梯门却卡住了,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叮’,迟迟不关门。

他纳闷道:“嘶,怎么回事?”

江潮倒是淡定,按照报修电话里听的那样,解释道:“关门多按几遍,老毛病了。”

李洗河反复按了几次,没过一会儿,电梯门还真就嘎嘎悠悠关上了,他问江潮:“你怎么知道的?”

“3号电梯也这样,我从那边进来的。”江潮指向电梯门顶的数字2,意识到什么,问道,“你来医院的时候,不是坐电梯上来的吗?”

“不是,我在一个病房里。”李洗河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当时还没明白什么情况,别人就喊小偷,差点儿要报警给我抓走。”

江潮疑惑:“进这个地方,落脚点竟是随机的?”

李洗河靠在电梯里,无聊地看着头顶忽明忽暗的灯:“是啊,幸亏没进入在一些更邪门的地方,比如手术台、厕所这种的,或者那个破烂老行政楼,里面连一点亮都没有。”

他的话刚说完,电梯顶上的灯就‘啪啪’响了两声,突然一爆,熄灭了。

江潮和李洗河:“……”

过了半分钟,电梯到达地上,‘叮’的一声,两边的门徐徐打开了。

面前环境与来时有些许差别,不是二楼,江潮回头看了眼电梯,原来他们是停在四楼。

“我按的。”李洗河说道,“最开始吵架的那间病房就在四楼,你记得吗?”

“嗯。”江潮点头。

李洗河往四楼的肿瘤科方向走,嘴中道:“那个死者是从四楼推出来,住院病历上写的是肿瘤科,反正知道了死者和医生的名字,不如就在这打听打听。”

他们根据医院指示牌的引导,来到肿瘤病区。这里的氛围和二楼截然不同,病房外还摆着几张床位,有的上面还躺着病人。

老楼的光线昏昏沉沉,一切都看不太真亮,只能瞧见幢幢枯瘦的人影,气若游丝地倚在墙前,或是蜷在白色被子里。

从这样的楼道里走过去,好像从地狱的幽径穿过,死亡时时刻刻笼罩着这里。

江潮路过其中一张病床时,听到稚嫩的咳嗽声,他不自觉地停下脚步,顺着声音一看。

一个瘦弱的孩童靠在病床上,圈起来的被子好像一座小小的堡垒。他蜷缩在这堡垒里,扎着针管的手抓住被角,似乎在汲取着安全感。

一对男女从不远处过来,手里握着一堆单子,满面愁容。

小孩子拉开一点被角,朝着当中的女人伸了伸手,咳嗽着喊道:“妈妈……”

那个女人看到孩子,把医药单放到男人手中,加快了点儿脚步过去,说道:“小鬼头,妈妈在这儿呢,身体还痛不痛?”

小孩儿懂事地摇头。

他的五官模模糊糊,隐约能看出来嘴唇苍白,小孩儿掀开被子,柔软小手握住女人的掌心,问道:“妈妈,我们都来住院第二次了,那个手术还做吗?”

江潮拉住旁边的李洗河,低声交流:“你看这个孩子的脸,仔细分辨是有五官的,这对父母也是。”

李洗河本来在观察别的地方,听到江潮这么一说,不免留神对面:“还真是,我们应该早点来看看。”

女人说话支吾其词,像是不方便对孩子讲,只道:“别急啊,妈妈再多跟医生问问。”

小孩子想了片刻,又问:“上次的那个高叔叔呢,为什么这次住院没有见到他?”

女人刮了刮小男孩的鼻子,说道:“高医生这阵子可能不在,别的医生也一样的,都会努力治好咱家小鬼头的病。”

小孩子立刻道:“可是高叔叔说话最温柔,还会鼓励我不要害怕。”

“好啦,如果妈妈见到高医生,就让他过来看看你。”女人温柔地摸着小孩子的头,问道,“昨天一晚上都没睡觉,现在困吗?”

“困,妈妈陪我睡。”小孩儿又伸出手去牵站在旁边的男人,说,“爸爸也要陪我睡。”

“妈妈和爸爸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女人答应道。

她拆开那个棉被堆起的小堡垒,把它平铺整理好,盖在孩子身上,轻轻地拍着孩子的后背。

小孩儿在妈妈温柔的安抚,和爸爸无声的陪伴之中,渐渐地睡着了。

孩子睡着后,女人重新拿起男人手中的医药单,遮掩起来的愁容,再度浮现到脸上。

她把身旁的男人拉得离病床远了些,压着哽咽的声音道:“治病费用这么贵,上次交不起钱就放弃了治疗,娃的肿瘤又恶化了,这次咱们……”

男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苍老了很多岁,他的后背有些坨,没有半点精神气,看上去有数百个铅块挂在他的身上。

他靠在冰凉的墙壁上,维持着沉重的缄默。

女人站在旁边,把那摞医药单看了又看,自言自语道:“这还没动手术呢,就要花这么多钱,全都是什么药啊,这样贵……”

良久,男人拿走女人手中的医药单,直接放进兜里,再也不去看。

他仿佛下定了决心,咬牙说道:“不怕……我接着求人借钱,不管要多少钱,咱都得坚持到把娃儿的手术做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